当前位置:pk10开奖结果 > 文章中心 > 文史·读书 > 文艺

许多:请写这样的诗

2019-09-28 17:02:18  来源:  作者:许多
点击:    评论: (查看)

  请写这样的诗

  用被城管以圣洁的名义查抄的小摊小贩的鸡蛋裹子、火腿肠和葫芦丝写一首诗

  用在十字路口发放小广告的外地小伙一个月前的经历写一首诗

  用那位18岁的家政工姑娘被雇主翻看的私人日记写一首诗

  用那条受了工伤老板不付医药费而可能残疾的的腿写一首诗

  用孤独地站在塔吊上要工钱的建筑工人写首诗

  用那些绝望后面许许多多双在家乡期盼着的眼睛写首诗

  用在流水线上猝死的女工写首诗

  用怒杀黑心老板的男工写首诗

  用被资本压榨的青春写首诗

  用被城市淘汰的断手断脚写首诗

  用劳务市场写首诗

  用出租房写首诗

  用进城务工家庭孩子的书包,以及他们单纯但开始积攒困惑的内心写首诗

  用老板们不断升级的轿车,以及他们宁愿花更多的钱打官司也不愿直接发工资的内心写首诗……

  用以市场换技术的沿海经济,用改革开放后的打工大潮,用失落的农村、爆发的城市,用疯狂的现象、穿透现象的本质,用劳动人民的彻底,用疼彻后的早晨,用粉碎一切无病呻吟的决心,用粉碎一切迷信的决心,用流失了的血和汗,用正在流淌着的血和汗,用震荡着的生命,用自主了的生命来写一首诗……

  另一种存在之希望

  当田地在这个时代

  似乎渐渐失去了希望

  我们便冒着随时被收容的风险

  开始了候鸟般地迁徙

  在南中国

  我们是GDP持续增长的希望

  而对于我们

  这只是一个冷冰冰的百分数

  在北方

  我们将自己见缝插针

  并像种庄稼般地盖大楼

  可到了收成时

  仍有可能颗粒无收

  虽然报纸上显示风调雨顺

  显然城里人书都念得不咋的

  给咱取个名也分不清工人农民

  他们常爱问这样一个问题

  “你们觉得自己有没有希望?”

  他们认为希望就是轿车和洋房

  可轿车和洋房都出自咱的手

  什么是俺们的希望?!

  打开那台从旧货市场上买来的电视

  撕裂那些“梦想中国”、“超级女生”之类的精神鸦片

  撕裂那些国产大片的“皇帝的新装”

  撕裂流行歌曲的奴颜婢膝

  撕裂真实的谎言、冷漠的热情、沉默的幸福……

  把这些窗户纸般却道貌岸然的东西

  放进我们搬砖抬石的手里

  在垃圾堆里寻讨生活的手里

  和煤一样漆黑的手里

  被冲床压断了手指的手里

  用我们曾经被收容遣送时的恐惧

  流落街头时的彷徨

  躺在病床上的无助

  还有其他已不愿再去揭开的伤痛

  来将这些漂浮在半空中、遮挡视线的油腻

  统统冲刷到下水道中

  然后看见了

  一座似曾相识的金字塔

  一片网状般严密的森林

  一个以貌似不容置疑的轨迹

  高速旋转的转盘

  一些可触可摸的幻象

  俺们的希望是什么?!

  俺们不是流水线上的产品

  也不是钢筋水泥

  俺们是一颗种子

  一开始,便既感受着泥土的温暖

  也承受着泥土的重压

  生长不需要理由

  钻出了地面

  浩大的世界好像只需要你去承受

  俺们的希望是什么?!

  可俺们即使是草

  也有看清这个世界的权利

  即便要承受

  也有权问个为什么

  俺们的希望是什么?!

  即便是被锁在那个铁皮的黑屋中

  那俺们也有醒来的权利

  即便醒来后,依旧要被活活烧死

  那死前的抗挣,也是生命的灿烂

  俺们的希望是什么?!

  做一个人,做一个健全的人

  做一个不被高耸入云的现代化吓倒的人

  做一个像砸石头、砸钢铁一样

  来拷问现实的人

  让大脑和从地下拼命挖出的煤炭一起醒来!

  俺们的希望是什么?!

  俺们要还原一个真正的人的灵魂!

  在劳动局门口听说的

  一个50多岁的建筑工人

  抽着烟的脸象家乡的土地

  “老板都是一个爹操的”

  这是他在劳动局门口的感悟

  “老板跑了

  你要是每月按640块的标准

  那这钱我们也不要了

  跳下去,躺在大街上算了”

  “或者我找去他家

  把他老婆、孩子带着

  我们一块上路”

  “谁要给我十几万块钱

  就是把我折磨死我也愿意了

  我就把这钱给我孩子

  让他好好上学

  别像我这样也就算了”

  秋天过后,总得算个帐吧……

相关文章
document.write ('');